going home


goinghome

  • 刚过去的这周末,回了趟老家看望一下独自在家一月有余的父亲。现在开始很少和父亲争吵了,小时候父亲在我的世界里面就是世界的神,没有办不到的事情,自从我高中起离家就开始慢慢的自己长大,想来也有十二年了,聚少离多,父亲老了,是被我摧老了,好像我什么都没做,时间就一下子跑没了,我要更加的努力才是,要给家人更为优质的生活。
  • 昨天在回来的时候提前一小时在家里面出发,在汽车中转站,见到早就约好的发小,本来前天晚上就想着去化子家里玩两局游戏的,可是奈何天空下雨,他回家也比较晚,也就作罢,我们一起在河边的石凳上闲聊了约一个小时,基本上都是他在说我在听,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世界政治,满满的愤青气息,但是我还是很乐意听得,这样我能够回到小时候的感觉,我俩从小学就开始在一起玩了,十五年了,我还是记得小学时候我喜欢骑着自行车去他老家找他玩,去玩他有的我没有的玩具,我喜欢汽车和他一起去人烟稀少的地方玩,尤其是荷塘边和地里,而他喜欢去人多热闹的地方,尤其是同学家和赶集,生活无奈,期望老了我们还能在一起晒晒太阳吹吹牛逼。
  • 回济南的路上在火车上,我突然想起来小玮同学在我面前哭的样子,哈哈哈哈,一脸的委屈样子,脸面拉得老长,嘴巴也是撅着成委屈状,我就笑着感觉有些想哭,那种感觉是复杂的情感,勾起来了我强烈的保护欲望,我一想起来以后女儿和小玮同学的样子我也就感觉幸福感爆棚,现在就差能够一家人能够生活在一起了。
  • hi,心里的花儿就是这么的开着,想着把我的安全词说给你听,感觉好似是在和自己在对话,似是故人,似是恋人,我有一天或许会做出来一个AI能够和你一样,我就可以不用苦苦等待,能够感受到你的灵魂,再次走过梧桐,旗帜下,冬天的桌子,黄色的斑驳的漆,冻疮的手指
  • hi , 陌生人,hi 未来的自己,谢谢你能看完我在这里的唠叨,现在又是深夜了,又在这个混沌的洪荒里面,努力尝试着做着标记,努力的让生活尝试着变得有序。陌生人,祝你晚安,期待下次的对话。
Fork me on GitHu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