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轨迹 -> 2015 -> 2015-06-25
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32
33
34
35
36
37
我希望,她和我一样,
胸中有血,心头有伤。
不要什么花好月圆,
不要什么笛短箫长。
要穷,穷得象茶,
苦中一缕清香,
要傲,傲得象兰,
高挂一脸秋霜。
我们一样,就敢在暗夜里,
徘徊在白色的坟场,
去倾听鸱鸺的惨笑,
追逐那飘移的荧光。
我们一样,就敢在森林里,
打下通往前程的标桩。
哪管枯枝上,猿伸长臂,
何惧石丛里,蛇吐绿芒。
我们一样,就敢随着大鲸,
划起一叶咿哑的扁舟,
去探索那遥远的海港,
任凭风如丧钟,雾似飞网。
我们一样,就敢在泥沼里,
种下松籽,要它成梁。
我们一样,就敢挽起朝晖,
踩着鲜花,走向死亡。
虽然,我只是一粒芝麻,
被风吹离了茎的故乡。
远别云雀婉转的歌喉,
远别玫瑰迷人的芬芳。
我坚信,也有另一颗芝麻,
躺在风风雨雨的大地上。
我们虽未相识,但我终极乐观,
因为我们顶的是同一轮太阳。
就这样,在遮天的星群里,
去寻找那闪烁的微光。
就这样,在蔽日的密林中,
去辩认那片模糊的叶掌。

dabaoyu

Fork me on GitHub